入汛以来云南全省平均气温创历史同期最高

中新网昆明10月19日电 (记者 胡远航)记者19日从云南省气象局了解到,今年入汛以来(6月9日~9月30日),云南全省平均气温创历史同期最高,达22.2℃,较常年同期偏高1.0℃。

数据还显示,入汛以来,云南全省有54个站点平均气温突破历史同期最高纪录;30个站点(358站次)日最高气温突破35℃,为常年同期的1.8倍。

各险企推出的车险新产品也在9月19日0时过后,陆续交出首份成绩单。0时1分,上海的陆先生签订了平安产险首张保单,信息显示,陆先生2019年车险保费2352.6元,新单保费则为1944.25元,价差17.36%,新增附加机动车道路救援、代为送检服务;人保财险石家庄分公司签出的第一单是杨女士投保的车险产品,因此前驾驶习惯良好,新单保费有所降低;华安保险湖南分公司在0点17分签出车险综改后的首单,打出的口号是“新产品,新体验”。

车险综改已经落地满一周,在业内直呼最近“太忙了”“非常非常忙”的系列调整之下,各险企车险新系统在9月19日正式上线,定价、营销均是新标准、新氛围。

其实,对于大型险企而言,在费用率缩减的背景下,能够借机实现“去中介”,且压缩的费用,能够帮助对冲赔付支出上升的影响,再加上大型险企在科技领域的持续赋能,具备较强的获客能力、风控能力,有利于较为平稳地实现综改。

“车险综改的背景下,短期出现的非理性的手续费竞争会有加剧风险,尤其是在品牌和服务方面并不具备优势的中小险企,会无奈选择打价格战的方式抢夺客户”,一位财险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蓝鲸保险提出。

综改首周险企相继推新,业内:大中小险企报价存约3成差价

总体保费规模已显下滑趋势,“打价格战”或为监管后续重点

而这也将是进一步的监管重点,“由于这次改革力度比较大,简政放权比较多,如果市场主体不够理性,配套监管措施又跟不上,短期内市场是有可能出现‘一放就乱’的现象,导致行业性承保亏损,甚至影响理赔服务质量”,这是银保监会此前放出的信号。

单均保费下调,面对存量市场,一定程度上也在影响着总体保费规模,业内此前也预测,车险保费规模下降空间将在10%-20%之间。一家中型财险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各方面数据还并不稳定,大约要到10月底才能做出准确的评估。尽管目前还未有明确数据提供佐证,但从业内反馈来看,保费规模的下降趋势已有所显现,主要回馈,是集中在2成降幅左右。

从这一周的行业动作来看,天安财险的官网,将车险置于版面置顶的位置,注明“2020年车险综合改革 加量又少价”,同时标注“保费更划算、保障更全面、险种全面升级”;中国太保在9月19日推出“更低价格、更多保障、更优服务”的全新车险,主要的差异,在于新增道路救援、代送检、代驾、安全检测等增值服务。

云南省气象局应急与减灾处处长罗庆仙介绍,针对今年云南局部地区夏旱,云南省气象局积极运用增雨作业等手段缓解旱情。同时汛期准确预报了全省出现的14次区域性强降水天气过程,共发布预警14344条,扎实做好气象防灾减灾工作。(完)

从今年以来的情况来看,云南高温现象也十分突出。今年以来全省平均气温18.6℃,较常年同期偏高0.8℃。全省有5站平均气温突破历史同期最高纪录;112个站点(6319站次)日最高气温突破30℃,是常年同期的1.5倍,为历史同期第五多;36个站点(821站次)日最高气温突破35℃,接近常年同期的2倍,为历史同期第三多。

据业内消息,监管部门将在密切监测中国银信保系统实时数据的同时,对各地市场的具体情况进行重点调研。一旦发现公司、地区出现过度“低价竞争”,监管部门将出手干预,确保改革平稳推进。

来自云南省气象局的统计显示,截止9月30日,云南全省平均累计降水915.4毫米,较常年同期偏少2.9%。旱情最重的4月上旬全省约有70%的站点出现气象干旱,其中重度以上气象干旱约占总站点数的20%。入汛以来,云南强降水频发,全省共出现区域性暴雨过程7次,为常年全年平均的1.7倍,其中8月17—18日过程综合强度列历史第二。

“价”的改变则体现在费用率的下降。车险综改的特点在于“奖优惩劣”,对于驾驶习惯良好,长期不出险用户,新签车险将可以打到更大的折扣。从业内反馈来看,9月19日以后签单的产品,整体存在一定程度的降价。

从徐建平提供的一线市场行业观察来看,“车险单均保费减少,最大的特点,各家公司报价开始出现差异,同一辆车,大中小保险公司报价差异30%左右,大公司的报价整体偏低,中小公司变化不大,相比改革之前,同车不同价的现象非常突出,建议用户在购买车险时,货比三家”。

综合来看,保险公司在新车险产品中突出的重点,主要在于“量”与“价”。量,在于保险保障的扩容和增值服务的提升。保障责任方面,交强险、商车险责任限额均有所提升。同时,商车险方面,如在车损险主险保险责任中增加机动车全车盗抢、地震及其次生灾害、玻璃单独破碎、自燃、发动机涉水等保险责任,对于事故责任免赔率、无法找到第三方免赔率等免赔约定,进行了删除。

“从我们的可得数据来看,目前单均保费大约减少了15%-20%,基本符合预期”。车车科技副总裁徐建平向蓝鲸保险表示,“高端车、智能电动车的报价有一定涨幅,主要是和用户的出险次数相关。综改之后,费率与风险匹配更精准,高端车因为零整比高、维修费用高企,如果多次出险,涨价是肯定的。”

与此同时,今年以来,云南降水总体偏少、分布极为不均匀,汛期旱涝态势明显。

“缓解阵痛第一步就是要破除价格战带来的毒瘤,整治违规,预防风险,重点监管一些为了生存恶意竞争、赔付金不足的保险公司,对扰乱市场的经营行为坚决打击,防止保险公司因综改带来的管理风险和经营性风险”,徐建平建议道。

其实,面对已经步入深水区的车险综改,行业阵痛的预测并不出人预料。早在综改意见的征求意见稿披露时,银保监会即表示,改革后商车险基准保费价格将大幅下降,预计消费者的实际签单保费也将明显下降,行业整体车险保费规模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下降。

车险延伸服务是各险企进行差异化竞争的重要筹码,此次车险综改,则在商车险产品中提出丰富增加代送检、道路救援、代价服务、安全监测等内容的车险增值服务特约条款。

“其实也不必过于悲观”,一位保险业内专家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,“基于对目前汽车存量市场的预估和测算,保费规模会有一至两成,甚至高达三成的下滑,但也可以乐观估计的是,原本并未投保商车险的车主,会对新车险心动,而原本的投保用户,可能会选择提高保额,这些是积极因素”。

业内也预估,在费率调整,车险成本率优化的背景下,长期具备明显利好,保费提升、综合成本率优化、行业向好发展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短期赔付率上升给险企,尤其是中小险企仍然带来不小的压力。

同时,他提出,“要确保综合改革的各项政策有序实施,鼓励保险公司、中介公司利用科技手段加强管理,推动行业健康、透明的发展。帮助险企专注产品创新和渠道建设,利用互联网新渠道的优势,发挥车险的保障价值和服务价值;加强精细化管理,特别是特殊渠道、特殊车型、创新产品的开发合作,在监管鼓励的保护周期内,加速创新产品的落地,在UBI、电动车车险方面与汽车生态圈展开积极合作”。(蓝鲸保险 石雨)